首页
Index
各国协会
National Association
艺术家排行榜
Artist rankings
世界万象
The News
文艺世界
Art world
文艺专题
Art special
个人中心
Personal Center
积分商城
Integral mall
加入我们
Join US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联盟动态 > 花甲之年的艺术突围——油画家林岗

花甲之年的艺术突围——油画家林岗

       
打印
【字体:
2019-04-15 10:55 点击量: 29

  也正因为这件作品反响较好,林岗获得了公派去苏联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留学的名额,在那里历经六年严格的写实主义训练,打下坚实的造型基础。他的导师强调作品要画出来,而不是“磨”出来,如果从中国绘画的视角审视,意即偏重“写意”。这使得他回国以后的创作难免打上“抒情现实主义”的风格,为革命现实主义创作注入一股清新之风。

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他投身革命历史题材创作,《东渡》《万里征途诗不尽》《峥嵘岁月》等作品,既描绘宏大主题,又不失抒情写意。尽管为此他也遭受过不少非议,但他笃信董希文先生对一幅好画的界定,那就是“远看惊心动魄,近看其乐无穷”。他认定油画创作不能一味都挤在现实主义的“独木桥”上,而要发挥各自艺术才能,真正实现“百花齐放”。

  伴随改革开放的春风,林岗不囿于既往的成就,开始一次次突破自我,从再现性的描绘走向表现性的抒发。

  虽然被视作国内较早进入抽象画领域的艺术家,依然有人认为他的画并不是真正的抽象画。其实老先生原本并没想执意画抽象,他也不是很喜欢完全抽象的东西,认为它们太过于个人化,由于完全脱离内涵而存在,往往需要依靠图说才能让观者读懂其中意味。再者,艺术家若纯从视觉出发,缺乏情感共鸣,画作就会失去力度。

  对于时下方兴未艾的抽象艺术,林岗有着自己的判断——作为舶来品来到中国后,它一定要有自己国家的文化历史传统;但也不能刻意标新立异,文化、艺术的发展需要慢慢积累。他内心真正属意的,或许还是传统文化里的写意之境,既非一家之言般的绝对抽象,又不失韵味悠长的表现味道。

  从占绝对主导地位的革命写实走向注重内心感受的抒情写意,毫无疑问,曾经林岗是孤独的。不过,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,他曾这样总结自己的艺术之路:“画自己爱的东西,爱好你的画,这样才能产生艺术。”与很多艺术家终其一生都在同一岸边看风景不同,他越过暗礁,渡过艺术之河,终于得见两岸无限风光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